《庄子》:心中存在更大的世界,才能不苟且于人生的浅薄

《庄子》:心中存在更大的世界,才能不苟且于人生的浅薄

一、

如果一个人没有见过远方,或者心中并不存在远方的概念,而一味满足于苟且之中,这样长久下去,他的苟且就会演化成人生的悲剧。

在《韩非子》之中有这样一个故事:

有三只虱子寄生在猪的身上,有一天,这三只虱子在一只肥猪的身上争论不休。

另外有一只虱子看见了就过来问他:“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争吵?”

这三只虱子就说:“为了争那块最肥美的地盘。”

而这只虱子对这三只虱子说:“再过不久,腊祭的时间就要到了,到时候茅草一烧,这头猪就要被宰了,你们还不趁机吸允它的鲜血,还有什么好争的呢。”

另外三只虱子听了恍然大悟,也停止了争吵,联合起来吸允这只猪的血,最后导致这只猪体瘦肉少,人们祭祀的时候也没有想杀这头猪。

当一个人追名逐利,只看到自己的利益时,就会因为眼前的小利而禁锢了思想,只有往大处去着想的时候,才能看清事物之间的真正关系,此时,也会明白自己计较的不过是毫无意义的蝇头小利而已。

《庄子》:心中存在更大的世界,才能不苟且于人生的浅薄

就像完全苟且于生活的人,如果他的心中没有一个更大的世界,就会将自己的主观意识执着在那些当下的小利上,这样的人生就是一种可悲。

带着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和本身就是畸形的处事标准,去衡量生命与利益之间的关系时,这样的人生状态,只能在他以为的利益层面得到暂时的获利。

如果换到一个更大的角度,就会发现他所丧失的是人生最根本、最有意义的价值,这就是浅薄者的悲剧。

《庄子》中有一句话说:濡需者,豕虱是也,择疏鬣自以为广宫大囿。奎蹄曲隈,乳间股脚,自以为安室利处,不知屠者之一旦鼓臂布草操烟火,而己与豕俱焦也。

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:世间偷安一时的人,就像猪身上的虱子一样,它选择稀疏毛长的地方生存,就以为有了宏伟的宫殿和大园林。在蹄脚隐蔽深处,就自以为得到了安全居住的便利之所。但是却不知道,屠夫一旦甩开膀子加柴点火,自己就要和猪一起被烧焦了。

浅薄之人,苟且于小利之间,摆出一副自我陶醉,沾沾自喜的样子,但是却不知他的浅薄正是人生深渊的开端。

而庄子就是借这个比喻,讽刺那些苟且于眼前小利者,人生虽然因小利得到满足,但是也因执着于眼前小利,背弃了人生真正应该遵守的道义。

《庄子》:心中存在更大的世界,才能不苟且于人生的浅薄

二、

就像庄子所说: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,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;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

鹏的背阔就有几千里,奋起而飞,翅膀就像天边的云一样。而蝉和斑鸠却讥笑大鹏说:“我一下飞起来就能够冲上树梢,何必要到九万里之外遥远的南方去呢?”

蝉和斑鸠虽然有其不一样的乐趣,就像世间浅薄之人,他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也能得到暂时的心安,但是,这也错失了看到更大风景的机缘,而人生的格局、境界,都因自己的眼界而变得更加宽广辽阔,这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人生。

从小的角度去看世间的蝇营狗苟,就是人生惊天动地的大厮杀,但是从世间大的角度去看,人与人之间的争名夺利,往往是小的可笑的人生闹剧。

在这不同的眼界之下,自然会带来不一样的人生格局。

就像战国时期鬼谷子的两个徒弟,孙膑和庞涓一样。

两人原来是同学,相交甚厚,后来庞涓出山较早,得以辅佐魏王,使得魏国强盛一时。

等到孙膑来到魏国的时候,庞涓知道孙膑的才能超过自己百倍,不仅嫉妒孙膑的才学,甚至想要一心除掉孙膑,以免他遮盖自己的光芒,阻碍了自己的晋升之路。

后来庞涓想出毒计,毒害孙膑,导致孙膑遭受了膑脚刺面之刑,后来孙膑脱险之后,在马陵之战之中,让庞涓兵败身死。

在这个事件之中,正是由于庞涓眼界狭隘,心胸浅薄,不仅使孙膑遭受酷刑,最终也导致自己遭受祸端。

而这一切,不都是因为眼界狭隘所带来的弊病吗?

《庄子》:心中存在更大的世界,才能不苟且于人生的浅薄

贪图小利的人会让自己的眼界逐渐变得狭窄,也会将那些本毫无意义的事情夸张扩大,纠结于无意义的事情之中,使简单变得复杂,也会让本身轻松的人生变得越发沉重,造成的结果就是陷入蝇头小利之中无法自拔。

若想获取一个更舒适坦然的人生,就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,来支撑自己塑造一个更大的格局与眼界,这样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义的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岑梧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岑梧健康网

(0)
打赏 微信 微信
上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15:40
下一篇 2021年12月28日 15:42

相关推荐